2021年
欢迎访问东方古都北京国画院官方网站!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Beijing ancient Chinese painting academy!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美国总统时隔4年出席东盟峰会 东南亚国家战略地位提升了?
发布时间:2021-10-29

自10月26日起,为期三天的东盟系列峰会在线上举行。美国总统时隔4年再次出席东盟峰会,罕见地将东南亚国家置于国际舞台中央。“我们的合作伙伴关系是维持一个自由与开放的印太地区的关键,这是我们好几十年来共同安全与繁荣的基础。”拜登在峰会的开场致辞中说,“美国坚定支持东盟对‘印太’和基于规则的地区秩序的展望。”

当地时间2021年10月26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拜登出席东盟峰会。澎湃影像 图

当地时间2021年10月26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拜登出席东盟峰会。

值得一提的是,在突出东盟重要性的同时,拜登还宣布提供1.02亿美元的资金,以扩大美国与东盟国家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批资金将用于卫生、气候、经济和教育项目。

“特朗普执政时期,高举美国优先理念,热衷单边主义,与东盟的多边主义理念极不合拍,执政四年仅参加过一次东盟峰会,让东盟国家倍感受冷落。”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拜登重视盟友与伙伴作用,此次拜登参加东盟峰会视频会,体现了拜登的多边主义外交理念,也至少在表面上显示出对东盟的重视。

拜登此次出席东盟峰会,打的是何“小算盘”?美政府此前忽视东盟的情况,能否就此得到改善,东南亚地区的战略地位能否得以提高?于东盟国家而言,他们又将如何看待美国发出的“示好”信号?

美国对东盟关系的“胜利”?

“我希望你们能够直接从我这儿听到,美国对于东盟关系的重视。”拜登在峰会上告诉东盟国家领导人,“你们可以期待我的出现,以及向你们伸出援手。”

当地时间2021年10月26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拜登出席东盟峰会。澎湃影像 图

当地时间2021年10月26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拜登出席东盟峰会。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10月26日刊文称,美国总统时隔4年再度参加东盟峰会,这对美国和东盟的关系是一次“小小的胜利”。而从小布什政府开始至今,东盟国家时常觉得被美政府忽视了。

另一美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学者希伯特(Murray Hiebert)向路透社表示,这是拜登首次以总统身份和东盟国家领导人会面,因此他希望向东盟保证,东南亚对美国政府很重要。

即便如此,据“美国之音”报道,拜登政府此前也被批评并没有足够重视与东盟国家的关系。分析人士表示,相较于拜登上任后立即对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亚太盟友展现出的重视,拜登政府与东盟的关系处理有些滞后,直至最近才有所改进。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务卿布林肯9月23日在联合国大会的间隙与东盟十国外长举行面对面或视频会晤时,重申了美国对东盟中心地位的承诺以及美国对“东盟印太展望”的支持,并称美国对更广泛的“印太地区”的新战略将在“今年秋天”出台,“它将反映东南亚对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重要性,以及东盟在决定该地区未来所发挥的关键作用。”

东盟在美国对外战略中的重要性几何?韦宗友分析认为,目前东盟的重要性已经大为下降。美国更为看重的是双边军事同盟、美日印澳四边机制以及新成立的美英澳三国防务同盟。但是,拜登政府又不愿意公开得罪东盟,因此,必须在口头上强调东盟重要性及其中心地位。

当前,正值拜登对外战略的调整与成型阶段。为进一步安慰和拉拢东南亚国家,拜登还在峰会上向东盟“保证”,美国最近加强与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在“四方安全对话”框架下的接触,以及向澳大利亚提供核动力潜艇的协议,并不是为了取代东盟在该地区的核心作用。

东盟的“中心”地位只是幻想?

对于拜登在此次峰会上“示好”的举动,东盟国家实则心态复杂:既对拜登重视该区域表示欢迎,同时也对该地区潜在的战略竞争风险表示担忧。

“东盟期待拜登对东南亚政策表述的同时,也深知美国‘示好’背后的战略意图。”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广西民族大学中国-东盟海上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葛红亮向澎湃新闻解释称,一方面,若拜登政府持续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推进其战略,那么东南亚作为地区枢纽位置的作用,将在政治、安全、经济、文化等领域得到加强。

在10月27日的东亚峰会上,拜登的确展现出推进“印太地区”经济框架的意图。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开始与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伙伴就建立一个区域经济框架展开会谈。此前,批评人士指责,美方的战略缺乏经济领域的内容。

但另一方面,葛红亮认为,美国对东盟的重视,也将对地区大国竞争、权力角逐关系带来深刻的影响。在葛红亮看来,由于拜登政府制定的战略具有封闭性和对抗性色彩,这样一种“小圈子”文化会造成东南亚地区的分裂,乃至分化,而这是东盟国家不愿看到的。

眼下,东盟国家在地区安全领域面临的头等威胁,来自于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的确立。《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等国担心美英澳之间的协议可能会加剧地区紧张局势并引发军备竞赛。此前,印尼总统佐科告诉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印尼不希望军备竞赛和兵力投射威胁到该地区的稳定。”

莫里森回应称,澳大利亚无意获得核武器,并仍坚定地致力于核不扩散。为安抚东盟国家,据《海峡时报》报道,莫里森在10月27日的会议中宣布了一项1.24亿澳元的一揽子计划,以支持该国与东盟在安全、气候和卫生工作方面的合作。

除此之外,《日经亚洲评论》分析指出,东盟还担忧卷入未来的地区冲突,从而不得不在大国竞争中被迫“选边站”。尽管面临的挑战严峻,但葛红亮认为,通过强调东盟在地区多边框架中的“中心性”色彩,以及加强组织内部的一体化建设,东盟仍能够在大国之间做好“平衡”。

不过,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理查德·莫德却对东盟在该地区的“中心性”角色持有不同看法。莫德近日在《日经亚洲评论》上撰文指出,多年来,东盟试图在更为广泛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经济、政治和安全合作中发挥“中心”作用,以影响大国的行动,“但在目前激烈的权力和影响力争夺中,东盟的中心地位只是一种幻想。”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权所有:东方古都北京国画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踣29号 

  网址:www.xmcwu.com  邮箱:beijingguohuayuan@126.com

总访问量:4463604